腦波怎麼了?

文: 謝芬蘭

近年來神經科學的研究,有了重大的突破,在許多實驗中證實頭腦是可以訓練,就如同運動會使肌肉增生一樣,充分使用之下大腦同樣可以發展出更多連結,用更快的速度處理外來的資訊。例如學習特技的人,可以追蹤出在她的大腦負責管理追蹤動物的區域,長出更多的大腦灰質。人的確也可以訓練大腦的自制力,或是大腦的創造力、記憶力、專注力或是覺察能力。

對於腦部的結構和活動,一般人並沒有時間或機會去研究,常常想到大腦活動能直接聯想的概念就是腦波,腦波是將大腦活動所傳遞的訊號轉換成可以吸收的波長圖像,幫助人們去想像、去了解。人們會為了讓自己在較高層次的自我取得優勢,不斷透過學習、練習以強化自己的腦力。腦波的顯現方式,成了生理回饋的重要工具。

進入訓練之前,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準備去了解所有會影響腦波產生的所有因素,在增加新能力的同時去除往前進的障礙。

我們已經有⼗⾜且深刻的經驗,了解到情緒是如何影響著我們大腦的想法與⾏為, 進⽽產⽣不⼀樣的結果。當我們充滿⾃信時,幾乎所有的⽣意與⼯作都能順利 成交;當我們極度沒⾃信時,甚⾄無法相信暗戀已久的對象對⾃⼰的表⽩是真實的,因⽽錯失良機留下深深懊悔。顯⽽易⾒地,情緒感覺對我們命運的影響 佔有相當重要的關鍵,究竟這個所謂的「感受」、所謂的「想法」,如此抽象 ⼜變化多端的形容到底是什麼東⻄?這感受與想法⼜是來⾃哪裡呢?如果我們想要在⽣命中達到更⾼的層次、如果我們希望我們總是能在正確的時機保持正確的情緒,我們勢必需要搞清楚它們從何⽽來

但是我們又從何處去分辨當情緒來時我們的頭腦怎麼了?大腦在生氣時是甚麼狀況?她的腦波變成怎麼樣?自己又如何能改變腦波的震動?

美國亞利桑那州⼤學,意識研究中⼼的主任哈 梅羅夫醫⽣,他⽤⼀個最經典的⽅式來形容我們想法與感覺在腦中究竟是什麼 形式的存在,他指出⼤腦裡⾯⼤部分的感受,是單⼀神經元的集合,當⼀個神經元被觸發的時候,他的突觸就會傳遞訊號給下⼀個神經元,就會像骨牌⼀樣 的連鎖效應。舉例來說,假設我們頭腦裡⾯只有26個腦神經元,分別是 a,b,c....⼀直到 z,當我們看到⾃⼰孩⼦ 時的喜悅感受,是按照編號 a > c > f > g 的神經元骨牌效應;看到新聞播報美 國拉斯維加斯的恐怖攻擊產⽣的恐懼感受,則是編號 f > j > e > o > f > o 的神 經元放電模式;回想起⼩時候在餓昏之餘吃到⼀碗泡麵的滿⾜感受是 l > i > d > f > b > w 的放電模式,以此類推。光是26個神經元的放電組合就已經能產⽣數不盡的放電模式組合,更何 況我們頭腦中的神經元數量更是⾼達860億個,超過100兆的神經元相連,這筆 史上最先進的超級電腦還要強⼤,同時這些如同天上繁星⼀樣數量的連結,造就了我們和光譜⼀樣多的情緒感受。所謂的思想與感覺,正是無數的各種放電模式,當我們看到另⼀個⼈表現出來的情緒時,我們內在也同時產⽣了特定的放電模式,可以說我們真的被對⽅電到了。

佛陀告訴我們:「所有的負⾯情緒都來⾃誤解。」我們常常會覺得,每 個⼈的選擇都是他們⾃⼰「有意識」的決定。「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⼀直抓癢 嗎?」「我是不是有說過洗好的碗要朝下放?」「為什麼要忽略我傳的簡訊?」 當有⼈的⾏為模式不符合⾃⼰的預期時,便會下意識覺得對⽅是否在挑釁,或是對⽅是故意激怒⾃⼰或刺激⾃⼰的惡意攻擊。⽽被指責的⼀⽅通常不是覺得莫名其妙就會是覺得受挫,⽽這樣的情緒就繼續電到彼此,產⽣循環。

如果今天我們把⾓⾊互換,我們可能會發現,如果對⽅不提出相對的指責,可能根本沒有發現⾃⼰有這樣⾏為與狀況,同時可能也會覺得,⾃⼰的想法被對⽅誤解了。我們下意識都是抱持著「所有⼈都知道⾃⼰在做什麼。」的前提在⽣活著,但如果仔細沈澱,我們必然能感受到,⼤部分的⼈⼤多時候都是處於「⾃動導航」的狀態在運作。其實我們並不完全知道自己在做甚麼,更不確定自己的作為是不是自己的真正想這樣做的。

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到這個現象,耶魯⼤學⼼理系研究⽣亞當⾙爾在⼀項聲明中指出:「在我們認為⾃⼰做出有意識的選擇之前,我們的⼤腦已經下意識先⾏決定。」神經科學家班傑明李⾙特(Benjamin Libet)在1983年的⼀系列實驗中,他讓受測者⾃⼰決定 什麼時候去動⾃⼰的⼿指,但是動之前要說出「現在要動⼿指」來提⽰⾃⼰的⾃主性,同時在這段期間同步監控受測者腦中的電位。最後他發現驚⼈的結 果,在受測者意識到⾃⼰決定要動⼿指的念頭時,腦中的電位已在0.35秒之前 產⽣。

這是⼀個相當詭異⼜令⼈震撼的實驗,我們以為所有的⾏為與決定都是⾃⼰想出來的,實際上那個決定早已確定,我們只是「意識到」這個訊號。這樣的實驗在班傑明之後如雨後春筍出現,同時隨著⼯具不斷的進化,結論卻依然相同。⽽且在所有的實驗中,約翰海恩斯運⽤fMRI掃描儀,其數據更顯⽰出, 在我們意識到⾃⼰的選擇之前的7-11秒,腦波就已發出訊號了。神經科學家尹查克弗萊德(Itzhak Fried)更是透過在實驗參與者腦中植入電極來預測實驗者的決定,其準確率⾼達到90%。你能想像嗎?我們以為的⾃由意志,竟然來⾃更深藏的意識,甚⾄能被預測;這顯示了一個真相:我們不是念頭的源頭,我們充其量可能只是詮釋這個念頭的編劇。

當事實還無法被人們普遍理解時,很多現象被認為是神聖的或是怪力亂神,耶穌、佛陀的時代,透過覺察智者們成了被追隨的對象,當地球被指出是圓的,卻有人因此送命。最近的武漢肺炎,呈現出萬能的人類被微小的病毒嚇到發現,原來地球是同一個,國家只是人們的概念,有些東西是不分你我不分性別,不講道理的。我們感謝這個世代所帶來的機會,人們被打開眼光,網路無國界的世代,自己也可以當明星不必別人來包裝。年輕人可以一個人開創事業,可以在家上班。只要你願意,估狗大仙會回答你的所有問題。越是擁有這樣多的可能,現代人就越迷失在生命的洪流裡。

在人類的進化過程,從來不像現在快到可以被感受到,而這些不停進展的演化中,大腦怎麼了?我們會看到甚麼樣的腦波圖?

在加護病房中,透過儀器我們看得到生命跡象的監控訊號,當儀表上的波動停止變化時,表示無須再努力了。就在我們還有可能努力還有可能改變之際,透過儀器了解自己的大腦活動,透過了解自己來駕馭未來,好好與生命共舞,這個可能也已經被開發出來,當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,命運就轉彎了。

我正在這裡嘗試中,每一個發現都在翻轉我的人生,很奇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