藉著自己的手,完成照顧內心的任務

文:朱柏翰心理師

從小就是一個手跟頭腦連不太起來的我,凡是手作作業,若非有手作能力超強的表哥,我大概都只有缺交作業的份。每每都覺得別人的巧手如此神奇,總能輕鬆的把東西作成他們想要的樣子。

『想像一下樹的長相,樹根是甚麼樣子?顏色的深淺、有沒有皺褶、有扭曲的地方嗎?』老師的引導語,把正煩惱如何把編織完成的樹腳架裹上黏土的我,找了回來,開始在記憶過程中尋找樹的樣子。好像是耶,樹有很多種樣子,而且都沒有完全長的一樣的樹。我繼續開始把樹的身體用黏土做出來。一邊想著這樣像不像樹的樣子?一邊想著這樣會不會長得很不像樹?一邊想到許多以前手作的經驗,好像作出來的東西永遠跟老師所期待的東西不那麼一樣。

『沒有關係,所有的東西都可以修整,不用擔心』,原來所有的步驟都有調整與改善,也許我可以不用那麼擔心作壞了怎麼辦。好像心情放鬆了一點,開始樹的樣子慢慢地成形了,彷彿我自己也慢慢的長大了一點。比起剛開始弱小的感覺多了一點點的篤定。

接著開始作樹上層的樹葉與樹的形狀,老師說:『任你剪出你想要的樣子,隨時都可以補上新的部份,讓樹的樣子有些變化』。我開始在想,我想要的樣子是甚麼?跟真實的樹的樣子會有甚麼不一樣?別人看到我這棵樹會認得出來嗎?有好多好多的自我懷疑爬了出來。但是因為樹還沒有做完,只好繼續往下作了。一直到上色完成,好像看起來有樹的樣子。

『等到上的顏色乾了以後,就會有樹的樣子了。』 我帶著懷疑又擔心的心情,等待著樹的完成品。好像慢慢地看起來有樹的樣子,也慢慢地適應了自己的焦慮,好像也漸漸可以欣賞自己的完成品。雖然跟老師的成品有很大的不一樣,但確定的是自己獨力完成了一個自己的一棵樹。

或許人生也常常是在這樣的自我懷疑過程中,一步步地走到一個完成的階段,只是在過程中,那些的自我懷疑常常會影響到自己對自己的看法,但其實只要持續的往下走,過程中總是有修改與調整的機會,而總是最後會得到你獨立完成的那個結果。這個過程中的自我對話,也需要被安撫與照顧,作樹的歷程,剛好提供了這個功能。藉著自己的手,完成照顧內心的任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