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去之後,一定會難過,大家都說那一定的,那我就只能這樣一直痛苦就可以了嗎?找人幫忙有意義嗎?

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心理師之珮今天想要跟大家聊聊的話題「失去之後,一定會難過,大家都說那一定的,那我就只能這樣,一直痛苦就可以了嗎?找人幫忙有意義嗎?」

我自己的體會是,難過真的會需要一些時間,這個難過有一個目的,就是要讓我們跟這個人好好的說再見,讓這段關係好好的消化結束,直到他的消失成為一種新的存在。

也就是說這個人不是用原來的方式留在我們的生活裡,他具有一種意義,也在我們的心裡有一個位置。所以他的確需要時間去發酵和沈澱。

你需要特別注意,你的生活腳步跟「難受」之間的關係

意思是這「難受」加入你的生活後發生了什麼?注意你跟痛苦的情緒之間的關係,你可能會思念難過,還會困惑,很多的故事畫面和提問。不斷地回返心中,這些部分跟你在生活中要應付的各種事件重疊出現。可能太多,或者幾乎要占滿全部,於是你可能無法好好吃飯睡覺,也無法從工作中得到踏實感。

這種阻斷如果讓你缺氧,使新的養分進不來,那麼生活運轉將有困難支持你走過失落跟難過的歷程。

所以,首先你要注意你和難受的狀態之間的關係,它是否淹沒了你?

我並不是說你要控制它,而是需要為生活作一點安排。例如懂得讓難過的心情可以安全的打開和安全的打包,這是諮商或其他心靈成長團體、工作坊可以幫忙的地方,你需要情緒的整理和消化的容器。有的人曾經學習過一些陪伴自己的方式:書寫、冥想、畫畫,像我喜歡靜心、澄心聚焦和排列,現在就是要派上用場的時候了。

也就是說,要給一個自己一段專屬的時間來回憶或處理心中翻攪的故事。我們的心很特別,你那麼做幾回之後,這份感受有一段專屬的時間出現,慢慢的你們會更有默契,其他的時候那個腦袋裡的畫面跟感受的濃度就會變得比較薄,比較淡一點。

其次:不要把時間完全開放給過去的回憶,需要同步往前走,保持和當下生活的一些接觸,即使注意力很難完全放在當下,你仍然必須保持跟外界接軌。這會幫助你繼續有一些充電和連接,當你一邊帶著過去而一邊往前走的時候,你會跟人交流、每天有新的發生,這樣跟過去之間才會能夠有一些新的對話,幫助新的局面打開。

第三,生活要排得鬆一點,給自己多些空白時間,因為當某個感受上來的時候,心靈需要消化,身體要釋放、還需要慢慢把自己帶回現場,所以安排比較少的任務,例如我的來訪者會讓同事和主管知道他遇到事情了,大家幫點忙。你可能會顧慮如何開口,面對溝通的疑慮和壓力,建議你跟好友家人或心理師討論,你需要有人當你的第二大腦。

最重要的是三個行動:給予自己的失落難過一個展開和打包的過程;支持自己保持在生活軌道中;讓日常任務可以寬鬆一點。這個歷程像騎腳踏車一樣,一腳一輪的往前踩,維持著平衡,就會前進。

上面對我很有幫助,幫助我陪伴情緒,也幫助我繼續生活。

最後,我非常建議,給自己一些機會,好好的跟你信任的人和老師在一起,去感受、談、討論這件事情,你一邊在聊的時候,不是為了聽對方的意見,而是你透過敘說慢慢的讓內在流通,一些感受會被喚醒,來到你的意識,寧願在你還能夠去談,還記得的時候,把散落在故事裡的自己找回來,也不要把他們留在那裡,畢竟你要往前走,繼續各種緣分,新的道路。

不是要不難過而是跟它共處,願意保持彈性

把每一個部分的自己都帶往前。不要把他們遺落在原地。沒有人想要失落難受,但當生命來到了這樣的經驗,把握住,走過這個過程,讓自己淨化和成熟。

祝福你,希望你平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