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性之愛

「靈性之愛」是一股來自心靈深處的愛,對於生命的一切,按照其本來的面目給予愛與支持,接受「一切如是」。

愛中昇華153

文: 林之珮

系統排列是一項方法。而海寧格先生的哲學所指向的,對我而言,是終極的接受;終極的寬恕,對於整個人、整個命運,包含由小而大的系統,如其所是地看見。

第一次學習系統排列,是德國尼爾斯老師的課。療癒生命系統的視野震撼了我,久久震動難以自抑。

當時,方法操作和代表移動使我眼花繚亂,但這裡面的道理緊緊揪住我。

課程第三天,我勇敢舉手去做個案,我說:想透過排列看「我的眼睛」、「母親」與「家族」的關係。

後來,沒有排列。

老師聽完一段,他說:「你接受你的眼睛嗎?你接受你就是這樣的一個生命嗎?」我好像是接受的,因為我也克服了許多難處,現在也沒有大困難,只是難免有些遺憾。

老師說:「你沒有接受你的眼睛,就很難接受你的母親,你就無法回到一個孩子的位置上。你給我一種感覺,你像一個戰士,克服其他人不想經歷的童年,這不夠。」他給我一個挑戰,對當時的我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,他要我在他的擁抱裡面,把他當作我的母親,回到孩子的位子。

當時我激動不已,淚流滿面,但沒有跨越這個挑戰。他鬆開我時,說:「你在安撫和照顧你的母親,這樣下去沒有用,我們暫停吧!」

停下來,我看見自己對生命的抗拒。

當我們說:我想療癒什麼,想了解什麼,裡面其實有很多小小聲音是:「我不想要這個」、「我不想要那個」。

如果沒有覺察,我的學習和作為都堆疊在「我不要……」之上,療癒仍會帶來短暫的釋放和希望感,但並非通往究竟。

本來期待一場個案工作讓我一目了然,讓我越過困境。當時被停頓,彷彿被放生在情緒之海裡,獨自崩潰,被各種困惑和憂傷淹沒好幾週。這歷程逼得我張開眼睛,奮力尋找立足之岸,眼見療癒之路山高水闊,內心又挫敗、又激動、又興奮,因為我明白了方向,與命運同步如是的方向。人心最辛苦的。不是眼前道路有多遠、多難走,是迷失、懷疑和無所著力。有了跟心靈共鳴的方向,每一步都會得到回應,回應從內在深處而來。靈性之愛,如涓涓暖流。

生命來自於父母,當我想對它說「是」,就無法迴避跟父母之間的愛恨情仇,這個過程很磨人很煩,還是得出發。

我到安置機構做好幾次排列。

當孩子們認為自己沒有人要,無法接受生活的發生,他們會在更深的地方想念著、怨恨著父母,甚至想要報復某些對象。糾葛混亂非常強烈,讓他們無法跟老師相處,無法看重自己,更無法往前走,這是一連串的效應。

在排列裡面,當我問孩子你困擾的是什麼?很多人都想到父母,當我再次問願意透過排列面對你的父母嗎?他們可能會告訴我:「我沒有父母」、「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誰」。我通常會跟他說「靜下心來,其實沒有人沒有父母,你坐在這裡就表示你一定有父母,雖然不一定有那個緣分可以跟他們一直生活在一起,即使發生了很多我們不明白而且無法接受的事,所有的父母都不是為了要讓孩子受苦而生下他們。」

我在輕輕敲敲孩子的心,喚起沈睡的祝福。

海寧格先生的書上面有一段冥想,大意是:

讓孩子閉上眼睛想像父親跟母親就在眼前,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彼此相愛,他們在那個片刻裡愛著對方,在這片刻,一股更強大的力量穿越了他們,因著這股力量的影響,孩子借由父母之間的愛而獲得生命。如果願意。對這個力量一鞠躬,去感受這股力量透過父母親給予了這個靈魂它的愛,以及給予這個靈魂來到這裡的生命,這是份禮物。

這樣的觀點連結一份對生命源頭的同意。

如果能夠再進一步,這個孩子可以對這股力量表達:是的,我從你那裡得到了我的生命,是你透過我的父母親給了我,我對這份禮物敞開心靈,我會好好的把握,讓它帶領我去去到它想帶領我去的地方。

然後他可以對著自己的父親和母親表達:親愛的爸爸媽媽,我從你那裡得到了生命,我和你們都付出了最高的代價,對我而言這份生命是無價的。

海寧格先生問:在這樣的連結裡,這個孩子是在什麼狀態呢?

被送走?被拋棄?

不,他們身上會發生一種經驗,感覺到自己是被需要的。是被生命所接受的,跟自己生命的起始點產生連接。無論這個起始點可以追溯到多遠之前。

這是喚醒個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之中,與祖先或生命初始力量合一的覺知。是靈性之愛的來處,在這樣的力量之下,人沒有好壞貧富之分,每個人會得到同等的愛。並且都被邀請為生命而付出,為體驗生命而活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