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護他心裡那份複雜

這個孩子說爸爸失蹤了,回想去年年底做的夢,彷彿是告別。

夢裡爸爸來到家門口,沒有進門就走了。

他說一年多來爸爸在爸媽都認識的朋友那工作。朋友幫忙籌錢還債務,要爸爸安心留下來做事。最近,爸爸突然離開了,朋友很生氣,雖然爸爸工作賺的錢幾乎抵消那些債務,可是也不能說走就走,一聲不響的......,他有被背叛的感覺。

孩子轉述朋友跟媽媽的對話以及媽媽的想法。

媽媽也很生氣,氣這個朋友為什麼沒有跟媽媽討論就幫爸爸還債?媽媽的心裡不是滋味。


我問孩子:你的想法呢?這件事情你有哪些感覺?哪些想法?

他說:我瞭解媽媽為什麼會不開心:畢竟他是爸爸媽媽共同的朋友,媽媽一直都有在跟她聯絡和聊天,但是為什麼對方都沒有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媽媽,媽媽可能有一種被隱瞞和背叛的感覺。可是我也知道我爸爸在一個工作裡面都不可能做太久,他一直都是這樣,而且他不會好好的跟別人說。

我再問這個孩子一次:「你的想法呢?我們兩個在這裡有一個責任。就是要去找到平常在生活裡面可能不一定有冒出來,可能不一定有被你發現的想法。

你可能沒有注意到,你有很多自己的生活經歷,你接觸東西,交的朋友,讀的書,和媽媽都不一樣,你們的角色也不一樣,她是前妻,你是孩子。你跟媽媽一定有不一樣的想法跟感覺。」

他沈默一會

「我希望爸爸可以偷偷跟我聯絡。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著。我有時會亂想,會不會哪一天就接到他躺在醫院的通知,或者甚至就死掉了,我不希望這樣!」

這是一個孩子單純的渴望和恐懼。儘管童年裡面他看了很多次爸爸打媽媽激烈的爭執,經歷很多次因為站出來而被波及受傷。儘管他總是媽媽離開,然後又陪著父母分分合合讓他苦不堪言。但做為孩子,他內心深處害怕失去爸爸,希望爸爸媽媽各自好好的,想要有媽媽也想要有爸爸。

我們回到年底的那個夢。

他看到一隻黑狗要走進家門,心裡知道那是爸爸,他用身體擋住媽媽的視線,害怕爸爸走進來,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,又怕爸爸走掉。

「你很戒備,不知道他要來幹麻,但你也很想要讓他進來,因為相信他沒有惡意,可是顧慮媽媽的感覺......。回到那個夢裡面。去感受一下自己杵在那,其實想做些什麼?」

我鼓勵他用很自然的情感去經驗,看看這個夢會發生什麼。

「我想要在門口蹲下來,蹲在門口看他,看他想不想進來,希望他靠近我。因為我沒有惡意,也沒有害怕,他可能會靠近我,我就摸摸她,然後......想給他吃東西吧。」

他繼續

「我很喜歡大狗,想要靠在他的身上。我想我不會強留他,但是就想要感覺他的身體。」

這是他的內心話,找尋跟爸爸的接觸。

狗狗是他眼中單純友善的化身,一直想養而不可得的。夢裡,他跟爸爸之間的關係如同跟非常大的、路過的狗狗一般,超越語言,不需要解釋、說明、保證,沒有過去和未來。這是他想要的。

剝下媽媽的感受,剝開夢的象徵,他聽見自己。

我一直覺得我們投資在青春期孩子的輔導跟諮商上面,是非常值得的。想想這樣一個渴望爸爸同時也受很多傷的孩子,等到他20歲30歲之後,這個渴望跟擔心爸爸的感受。可能已經被生活百種遭遇給淹沒了,壓在很深的地方,不一定接觸得到,因此就只剩童年好幾幕創傷的畫面,以及累積的怨恨。或者如他所料,N年之後病榻旁重逢,留下最後跟爸爸見面時候的遺憾。恨跟疏離,在自己原生家庭的根處,匱乏的渴望轉向其他關係。

現在這些感覺都還鬆、都還活生生可以被觸及,沒有壓到潛意識,那真的很好。

活生生的感覺,被覺知的感覺,你看看這裡面帶著愛也有生氣和恐懼。它們可以被認知、被整合,而不是被壓抑成為心裡面死沈沈的防堵牆。

這個階段,情感和想法急劇地發展,念頭多顧慮也多,可惜會自行關掉跟親近的人之間的交流。如果諮商或輔導是個機緣成為心思的容器,這是很好的祝福,讓孩子閱讀自己,不要錯過自己。

他說出來了,被我大大肯定,不忍他播放在腦袋裡,連自己都聽得模糊,感受被塵封之後,心慢慢硬了。